“鬼秤”頻頻搗鬼,消費者被坑缺斤短兩!執法人員起底黑幕

2024年04月14日 22:05  央視財經(jīng)

《財經(jīng)調查》記者走訪(fǎng)多地市場(chǎng)發(fā)現,有一些無(wú)良商家在秤上做手腳,致使消費者購買(mǎi)商品時(shí)缺斤短兩。坊間把這種做了手腳、稱(chēng)重顯示與實(shí)際重量之間存在偏差的電子秤稱(chēng)為“鬼秤”。

“鬼秤”稱(chēng)重缺斤短兩 

消費者被坑沒(méi)商量 

2024年4月,記者在相關(guān)計量主管單位購買(mǎi)到了兩臺經(jīng)過(guò)校準的標準電子秤,來(lái)到了山東省煙臺市,隨機對幾個(gè)流動(dòng)攤位的電子秤展開(kāi)了測試,發(fā)現了“缺斤少兩”的現象。

 

臨時(shí)的路邊攤點(diǎn)缺斤短兩,那在有著(zhù)固定門(mén)面房的商超里,電子秤是否就沒(méi)有問(wèn)題呢?記者走進(jìn)一個(gè)小區的商店,連續兩次購買(mǎi)水果,電子秤的準確度均出現了偏差。

 

日常居民小區的電子秤缺斤少兩的現象如此,在一些人群聚集的熱點(diǎn)地區,電子秤的精準度則出現了更大的偏差。在煙臺市區的毓璜頂醫院附近,記者來(lái)到了一家常年賣(mài)水果的攤位,這里電子秤的誤差,讓記者更是吃驚。

 

經(jīng)過(guò)一番調查,記者發(fā)現缺斤短兩的現象在煙臺的市場(chǎng)上多次出現。不僅是固定的超市、流動(dòng)的攤位,只要有需要稱(chēng)重的地方,均有不同程度的少秤現象存在。不僅是記者感受到了市場(chǎng)上暗流的“缺斤短兩”,很多消費者也把自己碰到的這樣的問(wèn)題,曝光在了網(wǎng)絡(luò )平臺上。

 

而榴蓮更是成了黑心秤的重災區。

 

密碼?芯片?“鬼秤”添加“黑科技” 

商家改裝電子秤悄然成風(fēng) 

2023年5月,貴州省市場(chǎng)監管局聯(lián)合貴陽(yáng)市市場(chǎng)監管局開(kāi)展了電子秤的清理行動(dòng),執法人員在貴陽(yáng)市多個(gè)市場(chǎng)展開(kāi)了暗訪(fǎng)調查,揭開(kāi)了不法商販改裝電子秤的行業(yè)黑幕。

 

在貴陽(yáng)市羅漢營(yíng)綜合批發(fā)市場(chǎng)里的一家五金小店,老板對于售賣(mài)這種“鬼秤”顯得有些顧忌。

 

這位店主透露,購買(mǎi)一臺普通的標準電子秤,售價(jià)只要一百多元,但經(jīng)過(guò)改造能夠實(shí)現缺斤短兩的電子秤,則需要三百多元,利潤這么好的生意,不僅是這一家店,市場(chǎng)里的其他店主,都在私下販賣(mài)這些不合格的電子秤。

 

市場(chǎng)里一位女店主從貨架上拿下一臺秤后,不用任何調試,開(kāi)機后按兩下輸入密碼就可以直接使用。

 

當被問(wèn)到如何應對消費者發(fā)現缺斤少兩的問(wèn)題時(shí),女店主表示可以直接關(guān)機或者按特定按鈕。

 

另一位老板除了向暗訪(fǎng)的執法人員演示電子秤變身的“戲法”,還透露了他家電子秤避免“露餡兒”的絕招,那就是按密碼后秤就沒(méi)有聲音了,消費者就聽(tīng)不到幾斤幾兩了。

 

隨著(zhù)執法人員在貴陽(yáng)多家五金市場(chǎng)的調查深入發(fā)現,眼下的市場(chǎng)里,不僅是售賣(mài)普通的不合格電子秤,最熱門(mén)的是一種技術(shù)含量更高、隱秘性更強的遙控電子秤。

 

在一家商戶(hù)的店鋪里,店主就向記者介紹起了一把用于電子秤的酷似汽車(chē)鑰匙造型的作弊遙控器,并聲稱(chēng)用法很簡(jiǎn)單。

 

除了車(chē)鑰匙造型,店主還拿出了“作弊筆”,筆上的按鈕按一下、兩下、三下,分別對應三個(gè)調秤的擋位。按第四下就可以使秤回歸正常。這款筆足以以假亂真,是一支可以正常寫(xiě)字的筆。

 

市場(chǎng)里另外一家店的店主在暗訪(fǎng)的執法人員面前一邊操作,一邊耐心地講解著(zhù)。這些“鬼秤”的改裝過(guò)程需要經(jīng)過(guò)刷程序、加芯片等工序。

 

從把合格的電子秤拆開(kāi),到換好里面的芯片,商戶(hù)只需短短三四分鐘時(shí)間,一臺可以隨意作弊的電子秤就大功告成。店主表示,這種通過(guò)遙控器來(lái)調的秤,最大的好處是可以遠距離操作,隱蔽性極高。執行暗訪(fǎng)任務(wù)的執法人員也嘗試了一下,在十米的范圍內確實(shí)可以隨意操控。

執法人員在貴陽(yáng)的多個(gè)市場(chǎng)調查到,這些銷(xiāo)售電子秤的商鋪,都表示可以改秤。

 

經(jīng)過(guò)貴州省、貴陽(yáng)市兩級市場(chǎng)監管部門(mén)的調查取證,在貴陽(yáng)市多個(gè)市場(chǎng)上流通的改裝電子秤大致分為兩個(gè)種類(lèi):

 

根據暗訪(fǎng)摸排掌握的證據線(xiàn)索,2023年6月3日,貴州省、貴陽(yáng)市兩級市場(chǎng)監管部門(mén)聯(lián)合開(kāi)展了計量領(lǐng)域“缺斤短兩”專(zhuān)項整治行動(dòng)。共檢查電子秤1359臺,發(fā)現36條商家使用電子秤作弊線(xiàn)索。

電子秤造假手段升級 

電子秤市場(chǎng)整治仍需加強 

貴州的一些市場(chǎng)雖然經(jīng)過(guò)了政府部門(mén)的清查行動(dòng),但電子秤的造假行為,并沒(méi)有由此終止!敦斀(jīng)調查》記者發(fā)現在網(wǎng)上有人在銷(xiāo)售一種科技含量更高的電子秤遙控器,這些遙控器,不僅可以遠距離遙控自己的電子秤,連別人的電子秤,他們也能隨意侵入對方的程序,私下進(jìn)行修改。

記者通過(guò)網(wǎng)絡(luò )搜索到一個(gè)名為廣州市精密儀器的廠(chǎng)家,在該廠(chǎng)家首頁(yè)赫然出現了“專(zhuān)業(yè)制造國內外地磅配套遙控器”幾個(gè)大字。

 

加上微信后,對方二話(huà)不說(shuō),直接就發(fā)來(lái)了一段視頻,并附帶有地磅遙控器價(jià)格和功能介紹的文字。

 

商家聲稱(chēng),他們的解碼器針對市面上的地磅都可以用,根據控制距離的遠近,價(jià)格分別是3600元一套和5200元一套。而且解碼器不僅針對大貨車(chē)過(guò)磅有效,對電子臺秤效果也很顯著(zhù)。

 

除了遙控技術(shù),網(wǎng)絡(luò )上還有不少商家有改裝芯片的技術(shù),價(jià)格為1200元一套。相比于五金市場(chǎng)里制作售賣(mài)普通電子秤的實(shí)體店,這些網(wǎng)上的公司可謂是專(zhuān)業(yè)的“作弊公司”。進(jìn)入這些公司的首頁(yè)后,每個(gè)網(wǎng)頁(yè)都是同樣醒目地掛著(zhù)銷(xiāo)售作弊器的文字和圖片內容。

 

記者加了多個(gè)廠(chǎng)家的微信后,對方會(huì )很快通過(guò),然后迅速發(fā)來(lái)視頻,并聲稱(chēng)小到菜市場(chǎng)賣(mài)菜的電子秤,大到高速公路收費站的地磅都可以遙控。商家還向記者發(fā)出到他們公司實(shí)地考察的邀請,然后再決定是否購買(mǎi)。

 

記者在網(wǎng)站里聯(lián)系上了一位姓張的老板,按照約定,記者來(lái)到了福建省福州市一個(gè)居民小區,張老板的店鋪位置非常隱蔽,藏身于這個(gè)小區的居民樓中。在這個(gè)不足十平方米的房間里,貨架上擺放著(zhù)各種品牌的電子秤,角落里堆放著(zhù)很多電子秤配件和工具。張老板稱(chēng),電子秤改裝就是在這里完成的。

 

張老板對于改裝電子秤屬于違法行為心知肚明,但在利益的驅使下,還是鋌而走險賺取黑心錢(qián)。

 

張老板邊演示“鬼秤”邊介紹道,遙控“鬼秤”操作方便,隱蔽性強,很受客戶(hù)青睞。一旦被消費者懷疑,或者遇到監管部門(mén)檢查,輕輕一點(diǎn),“鬼秤”立刻變準秤。

 

對于“鬼秤”和“黑心秤”,市場(chǎng)監管部門(mén)的執法人員始終都在嚴厲查處和打擊。

 

 

浙江省臺州市椒江區市場(chǎng)監督管理局在一次計量器具專(zhuān)項整治行動(dòng)中,便衣執法人員在對椒江平橋小吃街的一家水果店檢查時(shí),發(fā)現電子秤存在貓膩,店主還企圖通過(guò)按鍵還原電子秤。根據這一線(xiàn)索,執法人員順藤摸瓜找到了售賣(mài)“鬼秤”的商家。

 

據統計,這起案件共查處涉嫌違規電子秤15臺,涉及2個(gè)廠(chǎng)家3個(gè)品牌,后經(jīng)反復測試確認其中13臺為“鬼秤”。椒江區市場(chǎng)監管局進(jìn)行了立案,該經(jīng)營(yíng)戶(hù)因涉嫌改裝電子秤、擾亂市場(chǎng)秩序也將面臨相應處罰。

打擊“鬼秤”,構建一個(gè)更干凈、更安全、更放心的誠信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,需要市場(chǎng)監管部門(mén)持續加大打擊計量違法行為的力度,需要追根溯源,徹查“鬼秤”背后的非法改裝生意,從源頭上遏制此類(lèi)違法亂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