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旅城市,如何從“家喻戶(hù)曉”到“口碑載道”

2024年04月11日 17:02  光明網(wǎng)-《光明日報》

 

 
 

文旅城市,如何從“家喻戶(hù)曉”到“口碑載道” 

——文化旅游融合發(fā)展中的城市實(shí)踐與思考 

  編者按 

  這個(gè)春天,一碗麻辣燙讓甘肅天水火爆“出圈”!從去年年初的淄博“趕烤”到各地文旅局長(cháng)披掛上陣,再到歲末的“爾濱冰雪文化”,不少城市紛紛借勢網(wǎng)絡(luò )流量,積極“圈粉”。 

  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指出:“文化產(chǎn)業(yè)和旅游產(chǎn)業(yè)密不可分,要堅持以文塑旅、以旅彰文,推動(dòng)文化和旅游融合發(fā)展!痹诔鞘芯W(wǎng)紅化的邏輯下,如何從“始于爆款吸引‘流量’”到“終于文化確!袅俊,由“網(wǎng)紅”變“長(cháng)紅”,是每一個(gè)城市值得認真思考的議題。鑒于此,光明日報記者會(huì )同中國傳媒大學(xué)調研組聚焦文旅“網(wǎng)紅城市”,梳理其發(fā)展歷程和特征,選取典型“網(wǎng)紅城市”案例,通過(guò)深度訪(fǎng)談、問(wèn)卷調查等方法分析其成功原因,以及流量背后隱藏的潛在挑戰,并在此基礎上提出相應的對策建議,以期為更多城市抓住機遇塑造城市文化名片提供參考和啟示。 

  在甘肅天水吃上一盆裹滿(mǎn)了紅油辣子的麻辣燙,喚起游客對這座千年古城的好奇與探索;去上海跟著(zhù)《繁花》的腳步來(lái)一場(chǎng)城市漫游,感受老上海的風(fēng)情與腔調;來(lái)貴州榕江打卡“村超”,沉浸式體驗足球的“熱辣滾燙”……近幾年“網(wǎng)紅城市”層出不窮,給予游客以更新潮的旅游體驗,在各地掀起“現象級”消費,讓大家看到一座座城市的蓬勃生命力。 

  從1.0到4.0時(shí)代,文旅城市的蝶變之路 

  “網(wǎng)紅城市”究竟是如何紅起來(lái)的?從傳統媒體時(shí)代到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時(shí)代,再到短視頻流量時(shí)代,旅游營(yíng)銷(xiāo)環(huán)境發(fā)生巨大變化,大眾旅游方式從觀(guān)光旅游向沉浸式旅游轉變!坝∠笾行r(shí)候跟著(zhù)父母來(lái)西安一直在趕景點(diǎn),這次我更想穿著(zhù)古裝來(lái)一場(chǎng)穿越之旅!鼻迕餍¢L(cháng)假期間,來(lái)自福建的“00后”小羅告訴調研組。

  如今人們選擇旅游的方向逐漸從“名川大山”“文物古跡”向“人間煙火”“市井小食”轉向,那些獨特的風(fēng)土人情、具有地方特色的美食和生活方式、有溫度的好客氛圍,成為年輕游客樂(lè )于追尋的“別處生活”。調研組在光明日報微博上發(fā)布的“什么樣的旅游體驗最重要?”的調查顯示,“獲得積極的情緒價(jià)值(占比30%)”“感受不一樣的文化氛圍(占比23%)”“體驗城市的特色美食(占比21%)”排在前三位。

  文旅城市“1.0時(shí)代”:自然稟賦“看山看水看風(fēng)景” 

  “桂林山水甲天下”“不到長(cháng)城非好漢”“走三山,游五岳”……在沒(méi)有互聯(lián)網(wǎng)加持的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,人們對旅游目的地的最初想象來(lái)自書(shū)本、報刊、廣播和電視。這些初代文旅名城本身有著(zhù)豐富、獨特的旅游資源,人們對旅游的期待是追求日常生活之外的幸福消遣和差異化體驗,以快節奏的觀(guān)光游覽為主!1.0時(shí)代”的文旅名城具有鮮明的時(shí)代特征,無(wú)需進(jìn)行太多的品牌傳播和營(yíng)銷(xiāo)推廣,就可享受到自然稟賦帶來(lái)的紅利。

  文旅城市“2.0時(shí)代”:互聯(lián)網(wǎng)打造城市“金字招牌” 

  “成都,一座來(lái)了就不想離開(kāi)的城市”……2003年,一條5分鐘的城市宣傳片淋漓盡致地展現了成都市井生活的安逸。2000年前后,國內經(jīng)濟發(fā)展進(jìn)入快車(chē)道,黃金周制度正式實(shí)施,國內旅游業(yè)開(kāi)始遍地開(kāi)花。城市傳播開(kāi)啟了文旅“2.0時(shí)代”。1999年,威海市拍攝了中國第一部城市宣傳片,拉開(kāi)了中國城市形象廣告的序幕。成都形象宣傳片在網(wǎng)絡(luò )引發(fā)熱議,也激起了更多城市對自身品牌形象整體的思考。城市傳播聚焦于錨定差異化定位、凝練獨特人文,用“金字招牌”來(lái)講述城市的文化故事。

  文旅城市“3.0時(shí)代”:“網(wǎng)紅熱!睅(dòng)城市IP 

  “全國各地都在邀請丁真”“沈陽(yáng)文旅喊你吃雞架”……2020年前后,各類(lèi)城市熱梗頻頻登上熱搜,這是“網(wǎng)紅經(jīng)濟”模式在文旅融合發(fā)展中的集體迸發(fā)。城市品牌形象傳播正式開(kāi)啟聚焦注意力營(yíng)銷(xiāo)的“流量”階段,多元主體參與傳播,誰(shuí)都可以成為城市形象代言人,任何事物都可能成為吸引流量的網(wǎng)紅要素。西安大唐不夜城的“不倒翁小姐姐”、河南衛視《唐宮夜宴》的“唐宮少女”、重慶“輕軌穿樓”……城市爆火的背后是“社會(huì )情境+內容本體+平臺算法”共謀的結果,“網(wǎng)紅熱!彪x不開(kāi)文旅融合中的多方共謀、共創(chuàng )。

  文旅城市“4.0時(shí)代”:去中心化傳播助力小眾城市“出圈” 

  一首歌、一部劇、一場(chǎng)球、一頓燒烤,就能帶火一座城,湖南隆回、廣東江門(mén)、貴州榕江、山東淄博等成為網(wǎng)紅里最年輕的城市,吸引一撥又一撥游客前來(lái)。數字互聯(lián)和用戶(hù)生產(chǎn)內容的去中心化特征,為小眾城市迎來(lái)出圈機會(huì )!叭褚曨l時(shí)代”,誰(shuí)能占據手機屏幕誰(shuí)就獲得了家喻戶(hù)曉的機會(huì )!熬W(wǎng)紅城市”的亮點(diǎn)也不再僅僅體現在景區上,美食、探路等各種新奇體驗的相關(guān)視頻,更易于吸引“吃貨”“驢友”們的關(guān)注。調研組了解到,清明小長(cháng)假期間甘肅天水共接待游客94.65萬(wàn)人次,旅游綜合收入5.4億元,3月以來(lái),累計接待游客613萬(wàn)人次,旅游綜合收入35億元。

  “網(wǎng)紅城市”的流量密碼 

  “網(wǎng)紅城市”的迭代并非偶然。拉長(cháng)時(shí)間線(xiàn)來(lái)看,文旅城市爭相爆火,是中國旅游消費乃至經(jīng)濟總體回升向好的一個(gè)生動(dòng)注腳;聚焦在全民短視頻的時(shí)間節點(diǎn),則是文化和旅游融合背景下城市爭抓數字機遇、主動(dòng)作為的生動(dòng)實(shí)踐。

  消費提質(zhì)升級中的返璞歸真。去哈爾濱中央大街上觀(guān)賞鄂倫春族馴鹿表演、到甘肅博物館帶走一個(gè)“馬踏飛燕”文創(chuàng )產(chǎn)品、在武漢體驗一把《夜上黃鶴樓》行浸式光影演藝……旅行的樂(lè )趣在于看到不一樣的世界。文化和旅游部數據顯示,2023年,國內出游人次48.91億,比上年同期增加23.61億,同比增長(cháng)93.3%。剛剛過(guò)去的清明小長(cháng)假,國內出游人次1.19億,游客出游花費539.5億元。旅游業(yè)呈現出高水平復蘇和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態(tài)勢,大眾旅游消費方式呈現個(gè)性化、垂直化和體驗化的特征。年輕人逐漸成為國內旅游消費市場(chǎng)的主力軍,他們更加注重旅游過(guò)程中的生活體驗和社交分享,一些高性?xún)r(jià)比、小眾化和特色化的旅游目的地躋身為新晉“網(wǎng)紅”。2023年,“城市漫游”“反向游”“下樓布局”等網(wǎng)絡(luò )話(huà)題正是旅游消費模式變化的最佳詮釋。

  流量博弈中掀起的創(chuàng )意競賽。從“蕪湖起飛”“曹縣666”到“蚌埠住了”,網(wǎng)紅城市出于各種原因“出圈”。在這場(chǎng)數字博弈中,城市管理者既需善用短視頻平臺塑造城市IP,敘述“大異小不同”的城市故事;也要懂得社交媒體的傳播規律,吸引網(wǎng)友自發(fā)傳播;還需要將網(wǎng)絡(luò )虛擬印象轉變?yōu)榭梢?jiàn)、可感、可信的真實(shí)感知,使人們“心向往之”,將流量轉化為客流。例如,“大學(xué)生組團到淄博吃燒烤”登上抖音同城熱榜一周后,淄博政府即發(fā)布“淄博燒烤”美食品牌新聞發(fā)布會(huì ),迅速蓄積并擴大流量。

  文旅實(shí)踐中的全城總動(dòng)員。“從天水南站下車(chē)就坐上了麻辣燙專(zhuān)列,很方便。志愿者也很熱情!眮(lái)自重慶的劉先生興奮地告訴調研組。自發(fā)組織車(chē)輛到火車(chē)站接送外地游客、增設外地游客行李免費寄存室、愛(ài)心企業(yè)為游客提供免費飲料……“網(wǎng)紅城市”既在創(chuàng )意內容上別出心裁,也用真誠留住了消費者的心,F象級“網(wǎng)紅城市”的持續走紅并非偶然,其背后是政府引導、居民參與和產(chǎn)業(yè)融合的多方努力。政府隨時(shí)在線(xiàn)和全民共同參與的城市總動(dòng)員為消費者帶來(lái)了接地氣的正向體驗,這也進(jìn)一步激發(fā)了城市市民的主人翁意識。

  “城市網(wǎng)紅化”更需冷思考:“流量”不等于“留量” 

  文化旅游不僅能夠帶動(dòng)餐飲、交通、住宿等業(yè)態(tài)發(fā)展,還是提升城市知名度、點(diǎn)亮城市煙火氣的“磁石”。但單純依靠“流量”帶火城市文旅,其背后隱藏的潛在挑戰和負面影響也現實(shí)存在。根據2023年“消費!逼脚_投訴分析報告顯示,2023年全年共接到旅游出行相關(guān)投訴4.7萬(wàn)余件,同比增長(cháng)超300%。投訴問(wèn)題排名前五位分別為退改問(wèn)題(32.30%)、霸王條款(19.20%)、虛假宣傳(8.80%)、服務(wù)態(tài)度差(8.68%)、退款糾紛(5.99%)。伴隨著(zhù)“城市網(wǎng)紅化”實(shí)踐的模式化、規;蜕虡I(yè)化,“網(wǎng)紅城市”也面臨著(zhù)流量狂歡背后的審慎思考和理性行動(dòng)。

  城市接待能力無(wú)法一蹴而就。“太商業(yè)化了,宰客也嚴重”“我感覺(jué)去的完全就是商業(yè)化的小吃街,所謂古城的美我是一點(diǎn)沒(méi)感覺(jué)到”……調研中,部分游客向調研組表達了在旅游中乘興而來(lái),等來(lái)的卻是“賣(mài)家秀”和“買(mǎi)家秀”的反差感。體驗場(chǎng)景單一、城市交通擁堵、無(wú)良商家哄抬物價(jià)等,是游客認為影響旅游體驗的主要問(wèn)題。調研發(fā)現,城市旅游資源分布不均、市場(chǎng)監管不規范、文旅配套服務(wù)不齊全等是制約城市文旅長(cháng)效可持續發(fā)展的關(guān)鍵癥結。一夜爆火無(wú)法簡(jiǎn)單等同于城市經(jīng)濟收益的增長(cháng),更無(wú)法與城市高效發(fā)展畫(huà)等號,對城市管理者而言,如何變“高流量”為“高長(cháng)尾”才是城市網(wǎng)紅化的題中應有之義。

  盲目追熱不利于和諧共生。“自從我們這火了以后,家門(mén)口的小吃店就變成了直播間,三面圍著(zhù)桌子,到處都是正在直播的博主們,給我們這里堵得水泄不通!闭{研中,有“網(wǎng)紅城市”的居民向調研組反映家鄉走紅后,自身所處生活片區因曝光率激增帶來(lái)的諸多不便。調研組認為,網(wǎng)絡(luò )流量來(lái)時(shí)震撼澎湃,但相伴相生的還有失衡性、非規范性甚至是野蠻生長(cháng)。爆火的文旅市場(chǎng)易給其他行業(yè)帶來(lái)勞動(dòng)力市場(chǎng)緊張、土地資源爭奪、資金投向偏差等沖突,在地居民也會(huì )面臨生活成本上升、公共資源緊張、城市環(huán)境破壞等問(wèn)題。當“網(wǎng)紅要素”熱度降低時(shí),客流斷崖式滑落,市場(chǎng)盲目性、自發(fā)性和滯后性還會(huì )給許多“追熱”企業(yè)帶來(lái)顛覆式的市場(chǎng)沖擊。城市發(fā)展的根本目標是增加人民福祉,如果缺乏合理規劃和政策干預,不利于城市的和諧發(fā)展。

  營(yíng)銷(xiāo)布局并非一日之功。調研中,不少受訪(fǎng)者表示,如今“網(wǎng)紅城市”層出不窮,很多一開(kāi)始被津津樂(lè )道,但到后期已出現審美疲勞,“網(wǎng)紅城市”要吸引人,不僅要靠軟實(shí)力,還要憑硬實(shí)力。城市品牌建設非一日之功,更不是單一要素的過(guò)度營(yíng)銷(xiāo)。一方面,過(guò)度營(yíng)銷(xiāo)會(huì )抬高消費者對城市的想象和期待,巨大的心理落差既不利于滿(mǎn)意度的評價(jià),更會(huì )降低信任,造成城市負面影響;此外,高流量的快收益會(huì )轉移城市對未來(lái)可持續性發(fā)展的戰略性思考,容易形成旅游泡沫。

  城市文旅IP繁華常在:始于“熱!,終于“文化” 

  “網(wǎng)紅城市”的成功“出圈”,既是基于流量思維的主動(dòng)出擊,也是聚焦城市可持續發(fā)展而進(jìn)行的文旅融合實(shí)踐。流量之外,維系其生命力的關(guān)鍵在于堅持以人為本,深耕城市文脈,積蓄數字勢能,順應市場(chǎng)打造消費組合拳,形成人文氣息、產(chǎn)業(yè)氣息和煙火氣息相融相生的城市文旅新形態(tài)。

  堅持精耕細作,構建高效聯(lián)動(dòng)的城市治理體系。城市治理與社會(huì )秩序建設是塑造文旅名城必修的“基本功”。作為文旅城市品牌塑造的總指揮,政府應秉持長(cháng)期主義、精耕細作的發(fā)展理念,完善城市形象的頂層設計,建立文化旅游、演藝娛樂(lè )、市場(chǎng)監管、公共交通、城市宣傳等跨部門(mén)高效聯(lián)動(dòng)的文旅專(zhuān)班,提供全鏈路的文化旅游服務(wù),持續提升城市旅游公共服務(wù)效能。完善監管與督查機制,形成清朗安全、服務(wù)到位的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和消費環(huán)境,持續將流量轉化為城市發(fā)展的動(dòng)能。完善聯(lián)合應急響應機制,構建社交媒體官方矩陣,對“網(wǎng)紅城市”的“出圈”契機以及旅游旺季接待大量游客、城市突發(fā)緊急事件等問(wèn)題做到敏捷響應。

  堅持以人為本,培育情感共振的城市人文氛圍。文旅城市品牌形象既凝聚于市民個(gè)體的生產(chǎn)生活實(shí)踐中,又展現在城市多元主體與游客的交往互動(dòng)中,只有堅持以人為本,深耕和營(yíng)造共情、共振的人文環(huán)境,才能形成吸引人、感召人、留住人的文旅名城“強磁場(chǎng)”。應以滿(mǎn)足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為核心開(kāi)展城市品牌建設工作,在提升市民參與感、獲得感和幸福感的過(guò)程中,發(fā)揮文化價(jià)值的感召力;構建從政府到企業(yè)、從社會(huì )組織到市民齊用力的品牌建設行動(dòng)方陣,向外地游客真切傳達有溫度、多側面的城市品格;堅持利民為本,把握好游客激增對本地市民生活帶來(lái)的利弊平衡,積極協(xié)調各方利益,建立補貼與轉移支付機制,充分調動(dòng)企業(yè)、商戶(hù)和當地居民參與城市形象塑造的主動(dòng)性;堅持人才本位,借勢互聯(lián)網(wǎng)社交化、圈層化的文化共鳴,形塑城市“留住人”“發(fā)展人”的強大感召力,將網(wǎng)紅流量變?yōu)槿瞬帕袅俊?/font>

  厚植文化底蘊,展現以文托底的城市精神特質(zhì)。文化是一座城市的精神底色,深刻把握城市的歷史文脈和時(shí)代價(jià)值,提煉并創(chuàng )新展示城市獨特的文化標識,是文旅名城品牌塑造的“生命力”。應深度挖掘城市文化資源,從融合發(fā)展角度找準文化與旅游融合的最大公約數,促進(jìn)文化資源的創(chuàng )新性轉化和利用;提煉高識別度的城市文化IP,針對不同消費人群的差異化精神需求,進(jìn)行特色化、強社交、高互動(dòng)的城市敘事,塑造易于模仿、便于傳播、容易記憶的符號標識;把“吃、住、行、游”的人間煙火氣沉淀為“品、享、鑒、思”的深度體驗,謹防“網(wǎng)紅打卡”式的走馬觀(guān)花;針對年輕人個(gè)性化的精神需求,進(jìn)行層次分明的動(dòng)態(tài)推廣,吸引多元主體的廣泛關(guān)注和傳播,最終形成文化發(fā)展和傳播的良性循環(huán)。

  堅持用戶(hù)思維,打造以點(diǎn)及面的消費組合拳。文化旅游產(chǎn)品與服務(wù)是游客與城市之間的“觸媒”,推陳出新的產(chǎn)品供給、優(yōu)質(zhì)便捷的旅游服務(wù)和點(diǎn)面結合的消費場(chǎng)景共同構成了文旅名城的“組合拳”。應錨定目標人群,通過(guò)全數據信息整合、算法決策系統等,實(shí)時(shí)分析、預測消費話(huà)題和市場(chǎng)需求;以話(huà)題點(diǎn)帶動(dòng)城市面,通過(guò)社交媒體平臺,將“網(wǎng)紅效應”拓展到更多城市元素、旅游景點(diǎn)、市民生活和文化生態(tài)中,吸引更廣泛消費人群到場(chǎng)消費;深耕和夯實(shí)“出圈”產(chǎn)品,帶動(dòng)相關(guān)產(chǎn)業(yè)鏈條提質(zhì)升級,打造城市特色產(chǎn)業(yè)體系;從產(chǎn)品組合升級到場(chǎng)景融合,鼓勵文旅企業(yè)創(chuàng )新文旅產(chǎn)品,鏈接豐富的消費場(chǎng)景,形成立體多元的文旅產(chǎn)品;統籌城市文化資源,講好城市故事,貫通旅游景區,輻射形成“串點(diǎn)成線(xiàn)”“組點(diǎn)為面”的一系列全域文化旅游產(chǎn)品組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