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禮記》中的“禮尚往來(lái)”

2024年06月09日 22:26  中國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網(wǎng)-中國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報

 

 
 
 
 

  作者:陳康令(復旦大學(xué)中國研究院副研究員) 

  來(lái)源于《禮記》中的“禮尚往來(lái)”,強調的是一種“以禮相待”的精神。它不僅是古代中國人智慧和價(jià)值觀(guān)的體現,更是當代中國在對外交往中秉持的原則。經(jīng)老一輩革命家運用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進(jìn)行改造,“禮尚往來(lái)”概念也被賦予了馬克思主義的嶄新科學(xué)內涵,是推動(dòng)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傳承發(fā)展的經(jīng)典例子。

  新中國成立后,我們采取了“另起爐灶”和“打掃干凈屋子再請客”等外交方針,在整個(gè)對外戰略中處于主動(dòng)地位。同時(shí),我們也通過(guò)“禮尚往來(lái)”等方式,在具體事情上因國而異、順勢而為。1952年4月30日,在我國駐外使節會(huì )議上,周恩來(lái)對“禮尚往來(lái)”的外交方針作出解釋?zhuān)骸百Y本主義國家,你對我好,我也對你好;你對我不好,我也對你不好。針?shù)h相對,來(lái)而不往非禮也。我們總是采取后發(fā)制人的辦法,你來(lái)一手我也來(lái)一手。不怕它先動(dòng)手,實(shí)際上它一先動(dòng)手就馬上陷于被動(dòng)!

  “禮尚往來(lái)”一詞來(lái)源于《禮記·曲禮上》:“太上貴德,其次務(wù)施報。禮尚往來(lái)。往而不來(lái),非禮也;來(lái)而不往,亦非禮也!睂Υ,唐代孔穎達認為,三皇五帝時(shí)期淳厚其德而不尚往來(lái)之禮,人們在交往中重視施與、施惠而不求報答、報酬;后來(lái)到了夏商周三代,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環(huán)境發(fā)生了顯著(zhù)變化,尤其表現為“獨親其親,獨子其子,貨力為己”,故而其禮主尚往來(lái),有“施”便應有“報”?梢(jiàn),中國歷史文化中的“禮尚往來(lái)”本身就包含著(zhù)豐富的政治經(jīng)濟學(xué)意涵,體現了生產(chǎn)力發(fā)展決定生產(chǎn)關(guān)系變革的普遍規律。

  除了《曲禮》之外,《禮記》的《樂(lè )記》和《表記》當中也有“禮尚往來(lái)”的說(shuō)法,值得細細品味,或許可以給我們帶來(lái)不少啟示。

  禮尚往來(lái)之“體”:報本反始 

  3000多年前,農業(yè)革命的不斷推進(jìn)為周代的制禮作樂(lè )奠定了物質(zhì)基礎!抖Y記·樂(lè )記》從“施”與“報”的區別入手,比較分析了作為治國理政之道和重要社會(huì )規范的“樂(lè )”與“禮”的功能差異!皹(lè )”講究布施功德,比如周武王之《武》樂(lè )不僅能彰明王者盛德,也能使人發(fā)自?xún)刃牡馗械娇鞓?lè )和歡愉,所謂“樂(lè )其所自生”!岸Y”講究回報恩情,比如周人追祭先祖后稷,既是對其創(chuàng )立王業(yè)之根本的報恩,也是世世代代的后人對家國初始的牢記和反饋,即所謂“反其所自始”。如果說(shuō)“樂(lè )”所提供的是一種單向給予,施恩而已、不望其報;那么“禮”所要求的雙向奔赴就可以歸納為“禮尚往來(lái)”,受人禮事、必當報之!妒酚洝(lè )書(shū)》也有類(lèi)似的論述。

  “禮尚往來(lái)”的根本價(jià)值取向是“報本反始”,反映了中華文明具有源遠流長(cháng)、生生不息的歷史延續性!抖Y記》里的許多地方都有論及,如,《禮器》說(shuō)“禮也者,反本脩古,不忘其初者也”;《祭義》說(shuō)“天下之禮,致反始也……以厚其本也”。

  從經(jīng)濟基礎角度看,以農為本、敬天法祖的理念深入華夏先民的骨髓。人們既紀念祖先篳路藍縷、以啟山林,又注重當下一分耕耘、一分收獲!对(shī)經(jīng)·大雅·生民》講“蓺之荏菽,荏菽旆旆,禾役穟穟,麻麥幪幪,瓜瓞唪唪”,講“實(shí)方實(shí)苞,實(shí)種實(shí)褎,實(shí)發(fā)實(shí)秀,實(shí)堅實(shí)好,實(shí)穎實(shí)栗”,滿(mǎn)滿(mǎn)的喜悅里透露出對用辛勤勞動(dòng)創(chuàng )造寬裕生活的憧憬和向往,也意味著(zhù)“倉廩實(shí)而知禮節”是多么來(lái)之不易。

  從上層建筑角度看,崇德向善、安土重遷的社會(huì )風(fēng)氣滋養了滴水之恩當以涌泉相報的人文情懷。北京中軸線(xiàn)上的諸多典禮建筑就深刻記錄了中華禮樂(lè )文明的歷久彌新。中國人崇敬“皇天后土”、追求“天人合一”,從象征“天南地北”的天壇和展示“左祖右社”的社稷壇就可見(jiàn)一斑。天壇是古代祭天、祈谷的祭壇,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祭天建筑群;社稷壇則是古代祭祀土神、谷神之所,也是皇權王土和國家收成的象征。在這兩處地方,從明永樂(lè )十九年(1421)到清宣統三年(1911)的近500年間,明清兩朝皇帝舉行過(guò)的祭祀大典就達約2000次,充滿(mǎn)著(zhù)對風(fēng)調雨順、五谷豐登、國泰民安的現實(shí)觀(guān)照和美好期盼。

  禮尚往來(lái)之“用”:厚義生利 

  隨著(zhù)古人生活水平不斷提高、社交節奏不斷加快,特別是在秦漢開(kāi)啟大一統中央集權時(shí)代后,“禮尚往來(lái)”的含義也越來(lái)越貼近大眾,逐步化為“日用而不覺(jué)”的規矩和準則。不論是人際交往還是在國際交往中,背后都富含著(zhù)東方韻味的“義”“利”之思。

  《禮記·表記》有云:“仁者,天下之表也;義者,天下之制也;報者,天下之利也!薄叭省备怀鼍淤F德、施以仁恩,并且率先垂范、以身作則;“義”更側重通過(guò)裁斷其理使得事務(wù)各得其宜,使得人們履蹈而行。若能兼行仁義至極,那便可以王有天下,也就是“至道以王”。至于“報”,漢代鄭玄注曰“謂禮也,禮尚往來(lái)”!岸Y”本身包含謙讓、恭敬等眾多意思,并不直接等同于“報”;而“禮尚往來(lái)”則有互惠互利、趨利避害的含義,是可以與“報”聯(lián)系在一起的。在“天下為公”的大道指引下,“義”承接著(zhù)“仁”與“報”。人們往往把“忘恩”視作“負義”并加以抨擊和唾棄,就是因為沒(méi)有知恩圖報或者恩將仇報都是不仁不義的。

  古代中國的發(fā)展程度長(cháng)期領(lǐng)先于世界,說(shuō)明中國人不僅重視“利”而且善用“利”。追求富足幸福是每個(gè)人應有的權利,對千乘之王、萬(wàn)家之侯、百室之君、編戶(hù)之民而言無(wú)一例外!抖Y記·大學(xué)》在論及“生財有大道”時(shí)反復強調“國不以利為利,以義為利也”!跋攘x后利”和“義利兼顧”正是通過(guò)“禮尚往來(lái)”實(shí)現經(jīng)邦濟世和富國裕民,展現出的是一種內嵌在穩定秩序之中的深厚經(jīng)濟倫理。

  “禮尚往來(lái)”的基本實(shí)踐功能是“厚義生利”,反映了中華文明具有厚德載物、同舟共濟的文明包容性。根據《諸蕃志校釋》的記錄,宋代泉州對外貿易具有各取所長(cháng)、優(yōu)勢互補的鮮明特征:中國的出口商品主要包括青白瓷器、金銀器皿、漆器等高附加值器物,傘、席、扇等日常生活用品,以及絹、錦、綾等絲綢制品等;海外輸入中國的貨物則大多是名貴的香料、藥物、珠寶和珍稀的動(dòng)物、木材、金屬等。除了持續完善大量道路、橋梁等基礎設施建設,古代泉州還采取了開(kāi)放寬松的市舶政策,構建了友好便利的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,實(shí)施了公平規范的交易法則,為“梯航萬(wàn)國、蕃舶輻輳”的盛況夯實(shí)了制度基礎。同時(shí),多元文化在刺桐港和諧共生,繪就出文明交流互鑒的精彩畫(huà)卷。我們至今依然可以看到天后宮、泉州府文廟、開(kāi)元寺、老君巖造像、伊斯蘭教圣墓等多彩的古跡遺址,相信能從中汲取更多關(guān)于人類(lèi)命運與共的智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