凈化高考志愿填報服務(wù)不能再等了

2024年06月24日 23:39 

 

擁有“內部數據”,能夠“精準定位”,確?忌M(jìn)入心儀專(zhuān)業(yè)——看到這則廣告,來(lái)自浙江杭州的李禾心動(dòng)了。他和父母商量后,花3萬(wàn)元購買(mǎi)了該志愿填報機構的“一條龍”服務(wù),包括估分、院校分析、志愿填報等。沒(méi)想到,經(jīng)機構指點(diǎn),他反而被自己“最不想去的專(zhuān)業(yè)”錄取,超過(guò)同專(zhuān)業(yè)錄取最低分40多分,而他想“沖一把”的幾個(gè)專(zhuān)業(yè)卻被填在后面。(6月22日法治日報)。

  十年寒窗,一朝交卷。家長(cháng)們望子成龍的心態(tài),讓不少商家盯上了“高考經(jīng)濟”這一市場(chǎng)。天眼查數據顯示,目前已有1500家企業(yè)名稱(chēng)或經(jīng)營(yíng)范圍含“志愿填報”,近九成的相關(guān)企業(yè)都成立于5年之內。梳理發(fā)現,志愿填報服務(wù)機構的收費報價(jià)在幾千上萬(wàn)元不等。

  高考志愿填報輔導機構不同于教培機構,后者需要獲取由教育部門(mén)開(kāi)具的辦學(xué)許可證,但前者只要辦理經(jīng)營(yíng)許可證等手續即可。

  高考志愿填報市場(chǎng)的火熱側面反映出招錄信息在公開(kāi)和整合等方面的不足,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應完善信息發(fā)布的渠道和發(fā)布方式,強化針對性的公共服務(wù),廓清一些家長(cháng)考生的疑問(wèn),使其正確認識填報志愿的規則和常識。在信息整合方面,要讓考生和家長(cháng)能夠更便捷地獲取填報志愿的相關(guān)信息。

  我們不能讓高考志愿填報完全成為市場(chǎng)的事情,招生部門(mén)和高校應進(jìn)一步加強信息整合,優(yōu)化權威信息發(fā)布,以更好地滿(mǎn)足考生和家長(cháng)的需求。一方面,要強化對考生所在學(xué)校的監管,嚴禁他人代替考生填報志愿、指定志愿學(xué)校,嚴禁收取考生或招生高校的所謂生源推介費、生源介紹費、勞務(wù)費等招生費用,嚴禁買(mǎi)賣(mài)生源。另一方面,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應加強對志愿填報服務(wù)行業(yè)的規范整治,明確收費標準和監管體系,對那些夸大宣傳、亂收費的機構應加強監管和查處,保障廣大考生的利益。(吳學(xué)安)